指挥部:这个中国人,狠狠扇了特朗普一巴掌!

太平洋在线 4 0

  特朗普的脸都快被煽肿了!

  路透社消息:

  日前鸿海精密方面已向本社证实,其在美国生产先进液晶面板的计划,可能会进一步缩减规模,甚至被搁置。

  鸿海精密是中国唯三的年营收破千亿美元的制造业类企业(剩下两家是Huawei与上汽),是不是感觉很陌生?没关系,它另一个名字你肯定知道:富士康科技集团。

  2017年,特朗普提出“美国再工业化”的口号后,郭台铭(中国台湾省富士康集团董事长)积极响应号召:鸿海精密拟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辛州修建液晶面板生产厂,该项投资预计可为美国提供1.3万个就业岗位。

  项目落实后,中必输与美必赢的论调,一度甚嚣尘上:全球最大制造业厂商逃离中国(富士康是全球最大代工厂),美国再工业化指日可待!

  当然,对于这种大规模的产业投资,特朗普也给予了极高规格的接待:

  第一、亲自接见郭台铭,并当面称赞道: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商人、富士康(威斯康辛厂)是“世界第八奇迹”。

  第二、从联邦政府到地方政府,一路为富士康大开绿灯,威康州壕掷40亿财政补贴。

  第三、威康州提供2000万平方英尺的园区,同时承包园区周边所有的基础建设。

  第四、建厂当天,特朗普率一众内阁成员出席动工仪式,并挥动金铲子为富士康打广告。

  经过白宫的大力宣传,富士康在威康州的工厂已经成为特朗普最闪耀的政绩:以实体产业投资带动就业,既是美国再工业化的标志,也解决了就业问题,足够老头儿吹一波!用中国最流行的话来解释:富士康是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排头兵。

  但缺点也很明显:

  把富士康投资与华盛顿政绩高度捆绑,易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

  厂区建成半年来,富士康只聘用了178名员工。且计划招聘的主要是工程师和研究人员,而不是最初承诺的制造业工人(工程师岗位的需求远比普通工人的少,无法大规模解决就业问题)。而在削减对美投资的同时,富士康又斥资600亿在珠海大建芯片厂。

  不是缺钱,而是不看好美国。现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

  富士康在美投资完全失败!而作为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排头兵,富士康的临阵变卦,亦是对特朗普及美国政府核心政策的全盘否定。

  换言之,随着富士康投资的失败,美国历时三年的核心政策宣告破产!

  自2017年上台以来,特朗普最重要的核心政策,都是围绕着一个目标服务的,即重振美国空心化的中低端制造业!

  退出TPP

  特朗普为何要退出TPP?看看它名字就知道了—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,宗旨是以接近零关税的成本促进中国之外的亚太地区国家贸易交流。

  在奥巴马时代,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,亚太国家从经济军事双依赖美国的局面,转变为军事美国为主、经济中国为主的胶着局面。而这种胶着也使得中国在亚太地区的话语权不断增强,美国控制力则不断递减。

  为了稀释中国市场的虹吸效应(消费力对他国经济的影响),美国拉拢日本成立具有“排中”性质的TPP,代价是开放国内市场。

  彼时美国的购买力还在中国之上,若他国产品能以零关税的成本进入美国市场,的确可以获得比中国市场还丰厚的利润。不要忘记,2016年之前的中国,还处于WTO的幼稚保护期,进口产品关税相对较高。

  但缺点也很明显:

  第一、美国产业链空心化严重,他国产品零关税进入美国市场,质量与价格的双重优势会在美国形成倾销局面,美国的贸易逆差将急剧扩大。

  第二、他国优势产品的倾销,会进一步压垮美国本就薄弱的中低端制造业厂商。

  第三、失业率攀升。

  简单来说,奥巴马的TPP政策,是以牺牲美国中低端制造业与下层人口的利益,来换取盟友参与围堵中国的战略。

  现在大家明白特朗普为啥要退出TPP了吧?

  因为TPP与他所属阵营的利益(产业资本集团),以及自己的施政方针完全相悖(再工业化与解决中下层人口就业)!只要美国存在于TPP一天,美国再工业化就永远无法实现!

  特朗普签署退出TPP协议

  税改

  2017年2月2日,美国国会以51比49的票数,通过特朗普提交的税改法案:

  将在美国从事生产或其他盈利企业的税率从35%大幅度削减至22%,这是美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减税政策。

  企业生产成本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:

  原材料采购成本、劳动力生产成本、企业所得税。减税可以提高盈利空间,而资本都具有逐利性,哪里更方便赚钱,就往哪里跑。郭台铭在威康州投资的动机,很大程度上就是冲着美国的低税收去的。

  退出《巴黎协定》

  2017年国际气候变化大会前夕,特朗普宣布: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。

  巴黎协定的核心内容是控制CO2(二氧化碳)的排放量,以防止全球气候变暖。根据条约规定,每个缔结国都有额定的排放量,如果CO2超出额定范围,需要交纳巨额罚款。

  指挥部在前文《15岁少女怒斥全球高官,西方导演的这场闹剧,对中国包藏重大阴谋》说过,CO2的元凶有两个:一是人类在工业生产中排出的废气。二是工业制成品运转后产生的尾气,比如汽车。

  特朗普:堂下何人状告本官?

  中低端制造业规模庞大、且是高耗能、高污染的产业,是输出CO2的重要凶犯。

  美国要想重新建立完善的中低端制造业体系,就必然会产出大量的CO2。所以,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,实质上是为美国中低端制造业“松绑”。否则带着巴黎协定的枷锁去搞制造业回流,企业利润都得上缴联合国!

  向来只有强盗抢平民的钱,你又见过平民抢强盗的钱吗?

  最后是对中国、日本、欧洲、墨西哥、印度等主要制造业国家的Trade war(毛衣暂英文,敏感词代替,大家多见谅)。中国制造虽然独占美国中低端市场半壁江山,但日欧印等国也有产品在美倾销。只有阻止所有国家商品在美的销售成本, 美国制造业才能保持利润。

  这一点,美国跟印度很相似。

  印度为了发展独立的手机产业,先后三次提高进口手机整机的关税(零部件不敢征收,因为国内的供应链很垃圾)。而为了保住印度这块庞大的消费市场,小米、三星、苹果等手机制造商纷纷赴印投资建厂。

  看到了吧,流氓和流氓的套路都一样。咱们拼的是内功(基建、劳动力素质),他们靠拦路抢劫!

  然而,随着富士康投资的缩水,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政策宣告全面破产。

  为何如此呢?

  抛开高昂的人力成本不说,美国中低端制造业最大的弱点,就是没有完整的供应链。当然,这也是除中国外所有国家的通病——

  只有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供应链体系,没有之一!

  大家别看中低端制造业技术含量不高,但需要的零部件却很多。拿一部智能机为例,其涵盖有镜头、锂电池、螺丝钉、液晶面板等上百个零部件。

  没有完善的供应链体系,你要搞中低端制造业是件很困难的事。零部件从国外进口,一要增加关税成本,二要增加时间成本。而成本与效率,恰恰是商业竞争最致命的地方。

  2015年深圳大疆与美国3D Robotics争夺全球无人机市场时,后者倾全公司之力打造Solo无人机,欲一举干掉大疆王牌无人机精灵。

  由于零部件需要从国外引进,Solo在亚马逊上下架后整整两个月之后才出货。正是靠这60天的真空期,大疆升级版精灵成功蚕食掉3DR原有的市场。当Solo上架后,因为多出零部件进口成本,其在与精灵同等性能的情况下,售价还要高出400美元。

  性能和成本都干不过大疆,3DR拿什么争?昔日美国无人机市场的霸主,就这样在中国大疆的打压下,彻底沦为一家靠编程维持生计的软件公司。

  大疆与3DR竞争的本质,就是中美竞争的本质:

  深圳大疆位于中国最发达的珠三角城市群,这里有全球最强悍的制造业加工能力,亦是电子加工业密集地带。反观3DR,每家无人机的生产成本,加上配送到零售商的费用,总共超过了750美元,根本竞争不过中国企业!

  关于中美供应链的差距,我觉得苹果CEO库克总结得非常好:

  在美国,你和模具工程师开会时,不知道能不能坐满这个房间;但在中国,你们可以填满好多个足球场!

指挥部:这个中国人,狠狠扇了特朗普一巴掌!-第1张图片-太平洋在线下载

标签: 指挥部 特朗普 巴掌 狠狠 中国人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